《善恶的彼岸》摘抄

2019-02-21 Read
  1. 某种生命体首先意愿的是释放它的力量——生命本身是求权力的意志——:自身保存只是它间接的和最经常的后果之一。
  2. 把一种语言译为另一种语言,译得最差的就是该语言风格的节奏(tempo):文体之基础在于种族性格,用更合乎生理学的方式讲,在于种族“新陈代谢”的平均节奏。
  3. 甚至还可能有清教徒般狂热信仰良心的人们,与其为一个未知的什么东西,他们更愿意为一个可靠的无赴死。
  4. 迄今种种伟大哲学为何物:是其缔造者的自我表白,一种无意为之和未加注意的回忆;
  5. 放弃假判断乃是放弃生命,否定生命。坦承不真之理是生命条件:当然,这会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反对那些已习以为常的价值感觉;而一种敢于如此的哲学单凭其如此,便已超然自立于善恶的彼岸。
  6. 话说:“先天综合判断”根本不应该“是可能的”:我们没有权利下这种判断,这个判断从我们的口中说出完全是假判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