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善恶的彼岸》摘抄

2019-08-22 Read
  1. 形而上学家的基本信念就是相信价值的相互对立。
  2. 放弃假判断乃是放弃生命,否定生命。坦承不真之理是生命条件:当然,这会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反对那些已习以为常的价值感觉;而一种敢于如此的哲学单凭其如此,便已超然自立于善恶的彼岸。
  3. 哲学总是按它的形象来创造世界,不会别的;哲学就是这个行霸道的冲动本身,是求权力、求“创造世界”、求causa prima[第一原因]的最精神性的意志。
  4. 某种生命体首先意愿的是释放它的力量——生命本身是求权力的意志——:自身保存只是它间接的和最经常的后果之一。
  5. 真理比假象更有价值,这无非是一个道德成见;甚至是这个世界上论证得最差劲的假设。